【瘋子】

希望有一个人在某个时刻,某个地方,某个场景,想起我,人生也不枉这一遭了。

一口吃掉你2--苏兰

赠泠泠

刚刚发的被屏蔽了。走评论吧

一口吃掉你--苏兰 1

赠泠泠

简介:方兰生,一个好吃懒做的猫妖,一个以吃为人生目标的猫妖,一个反应迟钝的猫妖。在欧阳少恭拐回厨艺双全的陵越之后,方兰生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蹭饭,一次两次还好,就是天天去,打扰到越恭夫夫的性生活,导致欧阳少恭一脸的不难烦,后来,欧阳少恭在与某黑蛇妖商量之后,直接将这只小馋猫吃干抹尽的故事。

 

琴川

 

“热包子喽,最好吃的包子喽...”“都过来看一看、瞧一瞧喽。”大街上人声鼎沸,熙熙攘攘,往来行人络绎不绝,小贩们的吆喝声起此彼伏。方兰生窝坐在街边的角落的长凳上,巴巴的望着对面的肉包子小铺,不禁的咽着口水。“赖皮蛇,都怪那条蛇。”方兰生摸着饿的咕咕响的肚子,心里更加气愤,不禁骂出声。

 

方兰生眼神巴巴的看着路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过去买包子,肉香四溢,忍不住的咽着口水。就在这时,一个小乞丐行迹可疑的走到包子铺面前,四下打量,趁着人多买包子时,不着痕迹的偷走一个包子,转头就跑走。而摊主因为人多不曾在意,方兰生看到后,摸摸自己的肚子,下定决心的悄悄地跑到包子铺旁边的小摊,伺机下手。

 

方兰生躲在路人之间,看着那白胖胖,肉香四溢的包子,忍不住的伸出手,就在快要碰到那包子的时候,冷不丁的一双大手抓住了他。“唉唉唉,包子,我的包子”方兰生也不管拉着他的是谁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包子铺,大声的呼喊。

 

待那人将他拉至角落,方兰生看清来人时,后退了几步,一副我不怕你的表情,却又忍不住的颤抖着腿。“你、你你,你又要干嘛,我、我可不怕你”。那人刚伸出手,只见方兰生一下子坐在地上,抱着头,“啊啊啊,我回去要告诉少恭,我去告状去,就说你这条赖皮蛇欺负人”。

 

百里屠苏听了这话,忍不住的笑出了声,“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欺负你了,哦。我想起来了,莫不是那些在床上的那些欢爱之事,本就平平常常,怎可叫欺负你呢”,方兰生听了这话,一下子脸红了起来,说话结结巴巴的,“你、你、你可别乱说,什么平平常常,明明是你强迫我的。”方兰生对上百里屠苏那玩味的眼神,心里一颤,“我现在就回去给少恭告状去,你欺负我,还封我法力,不给我饭吃”。说着说着,自己却红了眼圈。

 

百里屠苏望着那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方兰生,不由得心疼起来,“好了,乖啊,一会带你去吃饭啊,吃完饭,我带你回去找少恭,好不好。”百里屠苏忍不住的摸着他的头发。

 

听到这,方兰生却站了起来,“我才不要和你回去呢,你就会欺负我”说着说着,方兰生红着眼圈,忍不住的哽咽,“在床上欺负我,还不给我饭吃,我都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”,强忍着泪水,不让眼泪流下。

 

百里屠苏看着忍着眼泪的方兰生,上前抱住他,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“兰生,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,少恭也是知道的,不然,他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出来找我的”。听到这,方兰生整个人僵直在原地,等一下,如果他没听错的话,少恭是故意让自己来这的。方兰生脑袋懵懵的站在原地,这事情有点不对劲啊。

 

半个月前,天墉城山脚下

 

天墉城乃天下闻名的侠义之地,城中弟子皆武艺高深,心怀天下,为名除害。在其掌门涵素真人60大寿的典礼上,却被一袭白衣之男子打断了。只见那人掳走了天墉城的大弟子陵越,并放下狠话,“你们要是敢跟过来试试”。

 

众弟子面面相觑,摸不着头脑,甚至于大殿上的涵素真人以及紫胤真人也未吩咐一句。只是那大殿上的涵素真人一脸憋屈的望着旁边的人,紫胤真人看都不看的回了一句,“你自己惹出来的事,活该倒霉到你自己头上。”

 

陵越被那人带至于一座小岛,小岛周身环绕着仙山仙气,倒是一处好的不能再好的修炼之所。

“少恭,你不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嘛,我都说了的,等我参加完掌门的大寿典礼,我就会回来的”,欧阳少恭一个抬眼皱眉,就使得陵越不在说话了。“你不想想那涵素干得好事”,欧阳少恭一脸怨恨的说,“你师父紫胤都没意见,他倒是意见不少啊”。(题外话:紫胤真人:我到是有很多想说的话,只要我能打的过你,我就说。)

 

“少恭,掌门也是对你好,怕我照顾不了你,就让我回去学习学习怎么成家立业”,陵越笑嘻嘻的哄着少恭,“少恭,你就不要生气了,快快进屋去吧,我去给你做饭”。欧阳少恭看着忙里忙外的陵越,倒是不怎么生气,就是怕某位真人故意把掌门的位置丢给陵越,以陵越的性子,肯定要忙上忙下的,到时候就不能陪着自己了。欧阳少恭坐在石凳上,望着柴房里的陵越暗戳戳的发着呆。

 

快到晌午之时,方兰生百般聊赖的从小树林里面出来,忍不住的伸个懒腰,打个哈欠“啊啊啊”。方兰生哼着小曲,大步流星的走在小道上,丝丝的问道一股饭菜香,顺着那味道,方兰生一路小跑的跑到了欧阳少恭的院子里。

 

“哇,少恭,陵越大哥又做什么好吃的呢?”方兰生咋咋呼呼的问着少恭,“少恭,我要在这蹭饭了”。还未等少恭发话,陵越倒是好客且好心的留着这只小馋猫留下来。只是,对于欧阳少恭已多日未见陵越,且想有进一步的身体接触的人来说,留下蹭饭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

 

饭桌上,欧阳少恭冷笑的看着吃欢了的方兰生,旁边的陵越看着心惊肉跳的,倒是这位吃的非常开心,没心没肺的方兰生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吃饱喝足之后,欧阳少恭趁着陵越收拾柴房的功夫,对没心没肺没脑子的方兰生进行了一番洗脑。

 

“我这次出门远游,不仅仅是把陵越带回来,更主要的是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。比如我这次到的琴川,民风淳朴,百姓乐善好施。最主要的是他那里有一个地方--南风馆”,欧阳少恭慢条斯理的珉了一口茶,倒是把方兰生急的,接连问道“少恭,那里有什么呀?”欧阳少恭看着满眼发光的望着自己的小野猫,不由得一笑,果然是只好骗的猫。“那里有着天下第一的厨子,做出来的饭菜是天下一流的,最主要的是兰生你今年也算是成年了,是时候成家立业了,而琴川风水甚好,姑娘貌美如花,少年,风流倜傥,你正好可以去考虑一下人生大事。”

 

“少恭,我明天就去琴川,去看看琴川的风土人情和那天下第一的佳肴,”方兰生听了欧阳少恭的话,满心欢喜的走了。欧阳少恭望着方兰生远去的背影,眼神闪烁,去了可不是吃东西这么简单,那条蛇可是会一口吃掉你这个小馋猫的。

 

“那少恭你呢,是一心扑在我的身上,还是琴川那些貌美如花的姑娘身上呢?”陵越站在少恭的身后,有些幽怨的说道。欧阳少恭望着陵越那汗湿了的,紧贴身体的衣裳,不由得妩媚一笑“大师兄,你觉得呢?”陵越看着欧阳少恭,那勾人心魄的眼神,不由得下腹一紧,上前紧紧的抱住他,撕咬他的耳垂,“少恭,你还是扑在我的身上吧。”

 

欧阳少恭感觉到陵越的手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,引起自己一阵阵的颤栗,“陵、陵越,我们在院子里白日宣淫的不太好,我们还是等晚上... ....”。陵越一把把欧阳少恭拦腰抱起,深情的望着少恭,”那我们去屋里白日宣淫的就好了“。边说边抱着少恭,走进屋里,关上了房门。

 

方兰生一路哼着小曲,悠闲自在的回到自己的小屋子,正好看见隔壁的襄铃和红玉在那里说话。“红玉姐,你们天墉城的事情不忙啊,你怎么天天跑过来啊”方兰生不解风情的问道。“小猫子,我来不来又不找你,你激动个什么啊”红玉眼皮抬都不抬的回着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襄铃,“我和你说的事情,你考虑清楚了,在回复我。你同意的就好,不同意的话,我还是会再来的。”

 

方兰生看御剑飞走的红玉,听着那些话,心里不免有些疑问,“襄铃,红玉姐他问你什么呢?”一回头,方兰生看着一脸羞涩的,脸蛋泛红且一脸奇怪表情的看着红玉远去的方向的襄铃,“襄铃,你是不是生病了,快去找少恭看看吧”。听了这话,襄铃才不舍的挪开目光,一脸看白痴的表情,看着方兰生,“兰生啊,关于爱情的有些事,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。”说完,襄铃还一脸惋惜的看着方兰生,然后收拾东西回屋了。方兰生生气的在襄铃背后大喊,“等我去了琴川回来以后,我不给你带好吃的,哼。”

 

 

越恭,苏兰(段子)

贈泠泠,第一弹(起名废)

与原剧情不符,慎点

越恭

1.初见

陵越第一次和欧阳少恭见面,是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。但是,确是一个腥风血雨的一天。那天是陵越第一次下山除妖的日子,虽学艺多年,奈何挡不住敌众我寡,在陵越身腹受伤之时,他看见白衣的欧阳少恭,从天而降,眼神深邃,深不见底,唇红齿白,俊美无比,却处处透露着杀伐之气,让人望而生畏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,你还好吗?”欧阳少恭在解决完那些蝼蚁之后,转身笑着看着陵越,“来,我来帮你看一下,我可是个大夫。”陵越傻傻的看着面前的人,下意识的把手伸出去。那时候,陵越在脑海里,根深蒂固了一个观念:少恭长的真好看。

2.相识

陵越再一次见到欧阳少恭的时候,是来年冬季最冷的时候。那时,整个天墉城笼罩在大雪之中,雪花漫天飞舞,纷纷扬扬。彼时,陵越已然是天墉城最出色的大弟子,慢慢的接手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。

那时节,陵越在后山的梅花林中,看见一人,青衣白带,身着一个狐毛大衣,背身立在梅花林中,宛如一道风景。许是听到了一丝动静,欧阳少恭转身望着,笑着说,“师兄好,在下欧阳少恭。”

从那时起,陵越希望少恭能常对着他笑。

3.相爱

自紫胤真人,亲邀欧阳少恭上山后,便一直在后山长住。这时,陵越常常不自觉的踏入后山,当陵越反应过来后,自当懊恼之时,欧阳少恭的声音随着琴声从林中深处传来,“怎么了,大师兄,既然来了,怎么不过来坐坐呢”

陵越往后山梅花林跑的次数越来越多时,遭到了芙蕖的调侃,“大师兄,你是魂丢少恭那去了,还是心丢了”,芙蕖啃着一个苹果,笑嘻嘻的说,“不过啊,少恭长的可不比那些个绝色佳人长的差啊”。在芙蕖和红玉一次又一次的调侃中,陵越渐渐的发现自己会慢慢忍不住的想着他,甚至于某夜,洁身自好的陵越从床上惊起,回想刚刚做的春梦里,少恭在他身下,娇喘呻吟。陵越觉得自己肯定是生病了,当即,陵越准备下山,寻找偏方,治好自己。

是夜,欧阳少恭在后山施法,把某些景象强行加入某位大师兄的梦境,不曾想,却导致某位傻子大师兄,当夜跑下山去。

第二天,欧阳少恭下山寻找几日,找到了被狼妖重伤的陵越。在欧阳少恭认真诊治(胡说八道兼少量威胁中)下,迫使陵越相信自己命不久已。当即,向欧阳少恭表明自己的心意。之后,欧阳少恭带陵越回到天墉城,二人终究是在一起了。

4.相离

自陵越和欧阳少恭在一起差不多几年之后,紫胤真人表示陵越可以担待重任,下山四处云游去了。(在欧阳少恭的威胁下说出的)。陵越便带着欧阳少恭下山,游山玩水,自由自在。

某天,来到一个奇怪的村子,村子的村民们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。在陵越的坚持之下,欧阳少恭负责诊治所有人,陵越有时上山采药。直到一天,“少恭,草药又用完了,我去采点回来”,陵越背着背篓,熟练的出门去了。

晌午都已经过了,陵越还未回来,欧阳少恭刚想亲自去找找,无奈被一些病人拖着,无法分身。却不知,这边,陵越为采一株草药,不慎惊动多年前逃离此地,为非作歹的狼妖。那狼妖在此地,以吸食人的精气为生,并慢慢修炼,武力更加高深。

二人来来回回互相打斗,怎奈陵越近几日衣不解带的照顾那些村民,渐渐体力不知,占了下风,突然被那狼妖反手刺伤之后,又被咬了一口,身负重伤,打下悬崖。

欧阳少恭循着陵越的气息找寻到悬崖下,已经是4天以后的事情 ,等他发现陵越时,陵越安静的躺在那里,仿佛熟睡了一般。欧阳少恭,颤抖的把陵越抱在怀里,不禁的呜咽,整个悬崖下,传来一阵阵哭声。

那日后,有村民说曾见一白衣仙人,怀抱着一个男子,在杀尽山内妖怪之后,向北而走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苏兰

1.初见

时隔多年,百里屠苏依旧能够想起第一次见到方兰生的场景。那时一年春季,百里屠苏因奉师命,去琴川寻找多年不见的大师兄和欧阳少恭。自陵越和欧阳少恭四处云游之后,就渺无音讯,紫胤真人夜观天象,察觉不安,便派百里屠苏下山四处查看。

“前面的,让一让啊”,本地家家尽知的方家小少爷方兰生,此时正施着法,踏着搓衣板,摇摇晃晃的,“诶,让一下,诶”。

咚的一声,方兰生直接摔进了百里屠苏的怀里。百里屠苏闻着怀中之人身上的味道,仿佛看见了童年村子里,桃花盛开的景象。

方兰生急急忙忙的爬起来,“你没事吧,”他疑惑的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百里屠苏,不由的一怕,“糟糕,我不会把他给砸傻了吧,二姐要是知道了,岂不是要扒了我的皮。”这时,百里屠苏才看清方兰生的长相,粉雕玉琢,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。

正当方兰生的小脑袋瓜子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百里屠苏开了口,“在下天墉城弟子,百里屠苏。”

2.相识

自那日,方兰生在大街上砸到了百里屠苏以后,就被自家二姐给禁了足。要是往日,方兰生可能会无聊死了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可是有个天墉城的弟子啊。

还未走到屋子里,方兰生咋咋呼呼的大喊着,“屠苏师兄,我又来找你”。屋内的百里屠苏听着,不由的笑了一笑。自从自己住进这方府,这方兰生可是天天跑来,不想离开的。

“屠苏师兄,你昨天交给我的剑法,可真是厉害啊,今日,你在教我些别的呗。”

“天墉城心法,剑术...”

“非本门弟子不可外传,我都知道了”方兰生笑嘻嘻拉着屠苏,“我说服了二姐以后,我就和你回天墉城,当你小师弟,所以屠苏师兄,你现在就教教我嘛”

百里屠苏拗不过方兰生这求人的气势,只得连连答应,“好好好。”

3.相离

百里屠苏因欧阳少恭曾和陵越曾在琴川小住过,顺着这蛛丝马迹,也曾找寻过很多地方。

之后,从天墉城加急传来一封书信,信上说“屠苏,大师兄不在世了,少恭把大师兄送回来了,你快回来吧,芙蕖”。

百里屠苏为告知任何人,急匆匆的离开琴川回到天墉城。当他刚回天墉城时,所有弟子身着白衣。芙蕖红着眼睛,扑进他的怀里,小声的啜泣着。他在四周寻找着一个人,却不见踪影。

当百里屠苏怒气冲冲的来到后山时,他看见记忆中不可一世的欧阳少恭,此时却瘫倒到树下,喝着酒。一瞬间,百里屠苏也就消气了,大师兄不在,最难过肯定是他了。万一兰生不在了,万一,想到这,百里屠苏心里咯噔一下,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麻痹了,全身的血液变得冰冷起来。

当第二封加急的信件传到百里屠苏手上时,已经是陵越的头七了,那一天,欧阳少恭偷偷带走了陵越的骨灰,消失不见。

而此时,百里屠苏看到那一封信却是五雷轰顶,“百里少侠,家弟方兰生,天资聪颖,活泼可爱,若不是身为男儿身,就是美人胚子。呵,家弟自出生,便带着疾病,无数名医称,他活不过18岁。家弟临终前,曾嘱托我写信告知少侠,他今生今世怕是不能当你的小弟子了,若有来世,他愿为女儿身,嫁你为妻......”。

4.等

此时的百里屠苏已经是孤寡老人了,江湖上有人传言他早已得到成仙,也有人传言他早已修身养性,云游四海了。

只有芙蕖知道,百里屠苏当年放弃得道成仙,放弃了掌门人的位置,下山隐居去了。若是要问他在哪里,你大可去往琴川,那方家小少爷的墓的附近,定有一座小房子,里面有一位老人家,身体健朗,还能看出当年眉清目秀的样貌来。

只是无人知详,他在这里等谁。

《涉川》——越恭

这首古风曲,哎呀太好听了😂 ,最近发现好多适合越恭的,怎么办😱

大街上,人声鼎沸,到处熙熙攘攘,一派和谐热闹的景象。

陵越一席便衣,温文尔雅,玉树临风,让周围的几个姑娘切切私语的讨论着。只是他一派清风霁月的样子,又与周围格然不同。更何况,陵越一个大男人,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孩子。

只见那个孩子像个感觉到什么,拉了拉陵越的袖子,陵越笑着说,“没事的,马上就到了”。说着,拉着小孩子转弯抹角的来到一个小客栈。

陵越拉着小孩子,直接走了进去。掌柜的像是见了熟人似的说“陵大侠,就知道你今天回来,还是老规矩,七副碗筷”。

“掌柜的,麻烦你,今天再添一双碗筷”陵越拉着小孩子,来到二楼一处暗雅的地方。

“你的家被坏人给破坏了,我既然救了你,答应记得父母好好照顾你,我就一定会照顾你的”陵越怜爱的看着这个孩子,只是伤感的想起以前的师弟,“我门下至今还未有弟子,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大弟子玉泱,可好”

玉泱点了点头,随即跪下说道,“弟子玉泱,见过师傅 ”,陵越爱怜的扶起玉泱,拉着他坐下,仔细的交代着,“一会好好的吃,以后山上的日子不像现在这么的自在了”

玉泱半懂半不懂的点点头,“知道了,师傅”。

“陵大侠,您的碗筷”掌柜的拿着碗筷走进来,“一会就给您上菜,再稍等片刻啊”,“好,您去忙吧”说完,掌柜的就走了下去。

“师傅,玉泱可以问您一件事吗?”

“什么事”

“你好像和这掌柜的很熟啊”玉泱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的猜想。

陵越欣慰的笑了一下,却也显得无奈与落寞,“师傅答应了一些人,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来这里”

“那他们那 他们在哪呢”

“他们……”

“大师兄,少恭找到办法了”那个记忆中的少年气宇轩昂,“他有办法把我体内的煞气给清除掉”

“真的吗,太好了,苏苏”一旁貌美如花的姑娘抱着他。

“屠苏哥哥,这是不是代表着你以后可以和我们一起生活了”一旁古灵精怪的丫头笑着说

“唉唉唉,你们都把手给我放开,屠苏,你应该先告诉我,怎么她们都比我先知道”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,上去挤走那位姑娘,撒娇似的抱着他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也只是找到了方法而已 到时候能不能成功还要看机遇和造化了”一位温润尔雅的男子笑意莹莹的说道

“那我们应该去庆祝一下啊,走走走 我知道哪里有好酒”

“你啊,就知道喝酒,大师兄,和我还有屠苏,我们都不能喝酒的”

“酒吗,喝着喝着就习惯了,来,我们一起去,哈哈哈哈”

酒正酣处,“我觉得啊,以后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来这里小聚,怎么样”古灵精怪的丫头提议道,“好啊好啊,屠苏,你以后和我一起来,好不好”

“这个主意不错,不过 各位一会不要忘了,不然我尹某人,天涯海角的追着你们跑”话语说完,又是一阵的笑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大师兄,你知道的,我要嫁人了”面前的小师妹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,“大师兄,你还是忘不了他吗?大师兄 不要在想着他了,要自己注意身体,今年我是不能去了 ”

“哥 晴雪告诉我,这世间有能让死人死而复生的秘法 我要去找到他,我一定要救活他,他还没亲口告诉我他喜欢我呢”眼前的兰生眼泪不住的往下流。

“大师兄,我哥他死了,奶奶也走了,偌大的幽都也在等着我,我要去守着我的哥哥,奶奶 守着幽都子民,守着我的使命”在眼泪中成长的风晴雪发誓般的说着。

“陵越哥哥,我要走了,小黑说以前见过和我一样的狐狸,很可能是我的父母,大师兄,以后我怕是不能来了”古灵精怪的小襄铃失落的说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师傅,他们都不来了,怎么你还来”玉泱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们,他们只是耽搁了,等他们没事了,就一定回来的”陵越顿了顿,说出来口。

“师傅,以后我陪你来,每年都来”

“好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玉大侠”掌柜走上楼,轻声的唤了一句,“玉大侠,我们啊,要打烊了”

“好”玉泱淡然的回了一句。

“那你明年还来吗?陵大侠呢?”

“我师傅他仙逝了,不能来了,以后我会代他来”

人生春秋数十载,有些事总要有人去记住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咳…咳咳”陵越倒在床榻上,不住的咳着血,身体不住的颤抖着。

“师傅,你怎么样了,师傅”玉泱担忧的望着,“师傅,你这又是何必,逆天改命 以命换命”

陵越笑着,摸了摸玉泱的头,“傻孩子,你不明白,以后他再也不用受渡劫之苦,可以有家人,有自己的爱人,有自己的孩子,再也不用受苦了,玉泱,他再也不用受苦了,”说着,陵越又一次的咳了出来,“玉泱,我,我此生无憾了”。说完,陵越笑着闭上自己的双眼,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玉泱走出客栈的屋子,大街上,还是与以往一样安详繁荣,走着走着,一个小孩子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玉泱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个与自己师傅房中挂着的画,画里那位温润尔雅的男子,长的有些相似。

“他还好吗”那个孩子开口说道,声音却是历经磨难的沧桑。

“家师已经仙逝了”

“恩,我以后在这里等着他们,等着他。”

其实也不算是BE,我觉得挺好的,这结局。

如果我们不曾相遇--结婚纪念日番外

就当作是结婚纪念日的番外吧

文章标题就这样吧,起名已废。这首歌很好听。

这是写给我家媳妇的文,求原谅我的拖延症

“娘亲,我回来了”兰生一路小跑的,跑回自家后院,看着自己的母上大人呆坐在石亭下。兰生鬼机灵的眼珠一转,扮着鬼脸,悄悄的走到欧阳少恭的后面,猛地一拍上肩膀,着实把欧阳少恭吓了一跳,可想着昨晚的事,欧阳少恭也只是静静的看一眼兰生,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。

这倒是把兰生吓了一跳,兰生镇定的咳了咳,乖巧的坐在少恭旁边,默默的抬眼问道,“娘亲,你这是怎么了,爹爹昨天刚走,也陪您很多天,您也不至于这样魂不守舍吧”。

欧阳少恭听了这话,脸上少见的有些不自在,少恭看着一脸好奇的兰生,嘴上想说着什么,可话到了嘴边,少恭却停住了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更让兰生好奇的想知道答案。

欧阳少恭看着院长里新开的桃花🌸,粉红粉红的一簇又一簇的开放着,隐约与梦中的场景相似着。想到这,欧阳少恭这才开口说道,“兰生,让阿翔去一趟天墉城,让屠苏和陵越都回来”。

“啊”兰生张着嘴,一脸蒙蔽的想着,不是,我还和木头脸闹别扭着,这一叫,不是显得我心虚吗?“娘亲,爹爹他们昨天才回天墉城,掌教和执剑长老一定有事让爹爹处理的,再说了,娘亲,爹爹离开还没几天呢,你就……”兰生回过神来,看着眯着眼睛的少恭,明显的一脸不悦,本来想说的话,都咽在肚子里了,兰生傻呵呵的干笑着,“娘亲,我这就去,马上去”说完,就一溜烟的跑了。

欧阳少恭看着兰生跑去的背影,不由得低笑一声。可一想到昨晚的梦,欧阳少恭上扬的嘴角,也渐渐的变得僵硬……

天墉城

在后山闭目打坐的屠苏,听到熟悉的鸟叫,疑惑的睁开眼,看着梧桐树上的阿翔,下意思的把阿翔唤来。解开绑在阿翔鲛上的丝带,只见上面熟悉的字体写着“娘亲让你们速回”,屠苏冷笑一身,还说不是你自己心虚,不心虚你叫我回去干嘛,(别纠结这个问题,这是在接下来的一篇文中会讲述的)屠苏收起丝带 ,拿着食物喂着阿翔,思考了一会以后,屠苏拿着丝带,大步流星的去找着陵越。

此时,陵越正在房中整理衣物,这次从家里回来,临走前,少恭不以为然的把这件衣服丢给自己,说是自己不小心看走了眼,买的衣服。陵越想着少恭红了的耳根,不由得笑出了声。想着当时自己还一脸正经的附和着,“少恭真是会持家,随便看走眼的衣服竟然是我的尺码,”陵越恶俗的看着面前的少恭,看着那红晕慢慢的染上少恭的脸颊。

陵越饶有兴趣的看着,未料想对上少恭的眼睛。这时,少恭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面露怒气,眼神狭促,不满的叫了声,“大师兄”。陵越痴痴的想着,时不时的傻笑着。

屠苏一踏进陵越的房间,就看见陵越坐在床边,抱着衣服,一脸的傻笑。这让屠苏在心里又一次的给自己的爹爹打了分,屠苏叹了口气,掏出怀里的丝带给陵越。“咳咳,”屠苏试图唤醒下走神的陵越,“爹,兰生让阿翔带的信,娘亲他让我们今天回去”。

回过神的陵越,忍不住的笑着说,“一定是你娘亲太想我了,事情已经处理好了,我们快点回去”。陵越边说话,边收拾东西。没过一会,陵越看着还在他房间的屠苏,“你怎么还在这啊,快回去收拾东西,正好可以回去看看兰生,你上次一个月没回,兰生在家担心死了”。

屠苏不禁扶额,借此希望可以抵御来自自己的爹爹的碎碎念,“我没什么要收拾,我们只是回去看一下,睡一晚上,”屠苏看着打包衣物的陵越,忍住翻白眼的念头,“爹,我们是回家,不是逃难”。谁知……

“屠苏,你不明白,这是你娘亲给我买的,一定要带回去的,还好这个,你娘亲喜欢看着我穿……”

在屠苏的冷眼观望下,陵越终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了,也交代好了众人,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屠苏回家了。

陵越和屠苏大老远的在府外,就看见兰生在家门口,踱来踱去的,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。兰生看见来人,一时着急,就忘了自己和某人的小私事,连忙迎了上去,“爹,你可回来了,母上大人今天上午心情不好,问他他也不说,不知怎么的下午跟发了疯似的,叫来了千殇大叔,本来好端端的喝着酒,后来莫名其妙的打了起来。”

“你说什么,尹千觞打少恭”听到这,陵越的怒气值蹭蹭的往上涨,带着火气的冲进府中,就像是找某人报仇一样。

话说回来,屠苏饶有兴趣的看着说话焦急的兰生解释的发生的事情,等到陵越冲进府中,兰生歇了一口气,感觉一道炙热的目光时,兰生才反应过来,回来的可不只爹爹一个人啊。

兰生想着前几天的矛盾,不自在的看着屠苏,“你还是进去看看吧,万一打起来可怎么办……”,话还未说完,屠苏看着一张一合的小嘴,直接捏着脸,吻了上去。

屠苏紧紧的抱着兰生,不短汲取对方口中的美好,感受到对方的不断挣扎,屠苏放开抱着的人,询问的看着兰生。

兰生此时的内心有一万个草泥马经过,莫名其妙的生我的气,到现在大门口的一直亲我,想到这兰生更气了 ,使了保命逃跑的障眼法,兰生趁屠苏不注意,一溜烟的跑了。

屠苏看着在自己眼底下逃跑的兰生,怒火中烧,好啊,教你逃命的法子,用来防我,方兰生,你很可以的嘛。(这是问题不久后揭晓,别急,我们进入主题。)

话说回来,陵越怒火冲天的走到后院,就看见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尹千觞,想起自家夫人的武力值,陵越这才清醒了几分。这会,远处的凉亭时不时的传来悦耳的琴声,陵越心知肚明的笑着,朝那琴声走去。

只见亭下之人,玉树临风,朱唇齿白如霁月春风一般,赏心悦目,那双玉手无意的拨弄着三两琴弦,确好似拨弄着陵越的心房,那琴声确有些落寞……

听到这,陵越朝少恭走去,关怀的看着少恭,“少恭,怎么了,今天不高兴吗?我回来了,我陪你好不好”说话间,一股浓重的酒味穿进鼻子里,“少恭,你喝了太多了酒,我服你去歇一会”

欧阳少恭嗤鼻一笑,“大师兄以为,每个人的就来都和你一样不成,”说到这,陵越只好憨憨一笑,毕竟自己的酒量就一口……

陵越岔开话题,憨笑的说到,“少恭今日叫我回来,是不是想我了”说完,陵越期待着的看着少恭。“是,我是想你”说话间,少恭的语气竟有些凝噎。

陵越吃惊的抱着少恭,不住的安慰他,“没事的,少恭,我回来了,我在这呢”

过了好一会,欧阳少恭些许红着眼,红着脸说“我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为渡劫饱受痛苦,可是我一直找不到你在哪里,甚至于相遇的时候,你也没有出现。我找了很久很久,你就像是在这世上蒸发了一样,找也找不到,最后的最后,我为了渡劫失去了生命,可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”,说到这,少恭不忍的落下泪,带着哭腔说道,“陵越,我好害怕,万一我们从来没有相遇,你现在会在哪里,我会在哪里”。

少恭轻抚着陵越的脸颊,眼神迷离的望着他。陵越心头一紧,也知道这一晚上,少恭又该是多么的担心受怕,看着少恭落泪,陵越忍不住的吻上少恭的脸颊,睫毛,眼睛,把眼泪都吻干净。“别怕,少恭,我在这,一直在这。”

欧阳少恭伸手拉住陵越,情动地凑上自己的唇,陵越感受怀着之人的热情,抱的更紧了。没过一会,感觉到某处的勃起,少恭脸红的看着陵越,声音沙哑的说着,“回房去”。简单粗暴的三个字,让陵越的血量蹭蹭蹭蹭的往上涨。想都没想的,直接弯腰抱起少恭,大步流星且又急迫的走向屋内 。

咳咳,在经过一系列的某种运动之后的第二天早,来自某位中年大叔的抗议,“你说你心情不好,我来陪你喝酒,莫名其妙的被打晕过去了,我也就不说了,你到好,我都晕在那里了,都不给我屋子住,我一个人趴在地上,睡了一晚上。还有,我要怎么和华裳交代啊”,此时,院长里想起某中年大叔绝望的叫声。

至于陵越觉得时间还很长,某些运动可以在继续。

写的不好请见谅

媳妇,爱你哦,么么哒


我是Slytherin,苹果木魔杖,水濑。

啊啊啊啊,好开心,我和德拉科一个学院,虽然我怕蛇,虽然我被学院封面的蛇皮给吓到了😂😂😂

重生(越恭)二十一

春暖花开 ,阳光普照,清风徐来。

风广陌安逸的躺在二楼的摇椅里,手里拿着一壶酒,眯着眼的看着面前来回收拾东西的华裳。

今日华裳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件黄衣,面若桃花,调皮伶俐,看着看着。风广陌直接起身,揽过那人,抱进自己的怀里。未等华裳发出一声惊呼,风广陌直接吻了上去,感受带怀里的人儿不住的颤抖,风广陌的心情更好了。

“咳咳咳”刚来到这,来找风广陌的欧阳少恭不自在的发出声音,已求引起某人的注意。华裳发现来人正是欧阳少恭,脸咻的一下就涨红了,她害羞的推开了风广陌,“我先出去忙了,你们聊”

风广陌用那如胶似漆的眼神,直勾勾的粘在华裳的身上,直到华裳走了出去,再也看不见。“怎么了,少恭竟然来这找我来了”。风广陌转身翘着腿,坐在摇椅上,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。

“我来找你,自然是因为我有事,”欧阳少恭抬了抬眼,玩味的调笑说,“可不曾想到有的人竟然白日宣淫,有违常理”

风广陌听了这话,直接笑出了声,“我有违常理,少恭这不是说笑了吗?”风广陌瞟了少恭一眼之后,更加的肆无忌惮,“我还想说呢,某人说我白日宣淫,我看是某人纵欲过度啊”

感觉到风广陌的视线,欧阳少恭才猛然想起,自己脖子的印记,真特么的该死,欧阳少恭不住的骂道。“我还想问问你呢,昨晚你给他喝什么酒”

“哦,看样子,是我的酒太烈了,以至于某人纵欲过度,吃不消了”风广陌笑着看着脸一红一青的少恭,抬手又喝了一口酒,不住的赞叹,“酒是个好东西啊”

欧阳少恭反手就给了风广陌一袖子,吓得他都摔在了地上。“少恭,你都多大的人了,就不知道该动口就别动手,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你吗”,风广陌撇了撇嘴,从地上爬起来,还好还好,我的酒没有洒。

“我和他昨晚什么事都没有”,过了一会,欧阳少恭缓缓的说出话,“这些印记,只不过是我自己使个法术,弄上去的”

“不是吧”听了少恭的话 风广陌啪的一声, 从摇椅上掉了下来,甚至于酒洒了,都没有在意,“那你们昨晚就没发生其他的”,风广陌试探性的提出这个问题。

“没有,什么都没有发生”欧阳少恭有些泄了气的,坐在椅子上,“我只是为了报复一下,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,那个人和我很像,我就是想让他以为我俩已经那啥了,然后拆散他和他喜欢的人”,欧阳少恭烦躁的摸着椅子的手柄,“可是,他今天早上却又不像生气,伤心的样子啊”

听完少恭的话以后,风广陌表示这真是一场年度大戏啊,可是,等等,“你说你就为了拆散陵越和他喜欢的腾,所以捏造了这一出戏”风广陌试探性的提出来,再得到少恭的肯定后,风广陌却有些幸灾乐祸,“少恭,你的武力值不用说,你想拆散他俩,可以有许多其他的方法,你为什么非要选这一种啊 还是你喜欢上了陵越?”

“我......我不知道,我当时就想到一个方法”欧阳少恭含糊不清的回答风广陌的问题。同样,也加深了风广陌的猜想。

“少恭,你可以去试探一下啊,去找人问问看,陵越喜欢的是谁?”风广陌想起昨日出现在这里的陵越,脑子一转,“大不了,你在灌他一杯酒,或者你去问瑾娘借一下烛龙之鳞”

“可....”听了风广陌的一席话,欧阳少恭到有些不自在了,“万一,那个人不是我,”欧阳少恭小心的提出来,满怀期待的小眼神看着风广陌,希望得到回答。

“不管那个人是不是你,可是我也不懂你到底在怕什么啊”

“我怕,我怕加在我身上的这个诅咒”欧阳少恭平复着心情,缓缓道出缘由 ,“我欧阳少恭在这世间存在千年,到头来不照样是一场空”。

“我记得当年因妖界大乱,少恭以仙人之姿,出现在昆仑山上,以一己之力,力挽狂澜,最后打赢了那一战,逼得妖界立誓退兵,天下太平 ”,风广陌回忆到那一段记忆,还是满腔热血,“所以,少恭,在感情的问题上 ,就不要顾虑这么多,即使将来发生再多的事情,又与当下有多大的关系呢”

欧阳少恭听了风广陌的话,颇有感触,“我在这里先谢过广陌的一番肺腑之言了,只是”,说到这,欧阳少恭到有些欲言又止了,“我倒是一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,这妖界大乱,我力挽狂澜,也是听父神说过。不过,我倒拿过这件事威胁过一个人。”

欧阳少恭想着上次的紫胤,那欲言又止,一副不敢说的样子,心情就大好。

风广陌看着欧阳少恭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,不难猜出缘由,“不会是天墉城的紫胤真人吧”

“哦,广陌,你倒是聪明的很啊”欧阳少恭和风广陌对视了一眼,便大笑了起来。笑着笑着,欧阳少恭看着面色愉快的风广陌,突然也就笑不出来了,“广陌,我以前说过,老天加在我身上的诅咒。命主孤煞 任何我爱的或爱我的都会离去,我的朋友和亲人都会背弃我,”欧阳少恭迷茫的看着楼外的风景,“可自从那次受伤醒过来以后,我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又好像没变过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变得浑浑噩噩,无精打采的”

“广陌,你说,诅咒是不是失效了”当欧阳少恭用那种迫切盼望的眼神,看着风广陌时,风广陌也愣了一下,对啊,上天的诅咒怎么可能会失效,但好像什么发生了变化,事情慢慢有了回转。

风广陌又喝了一口酒,没心没肺的笑着说,“少恭,何必想那么多呢,反正离那天还是很远,倒不如现在去争取,握在自己的手里,自己也就能安心了,不是吗?”

“我排除万难,历尽艰辛的离开幽都,我还记得那天我离开的时候,婆婆嘴上对我恶语相向,其实心里却是在害怕,在怕我这个从未出过门的孩子, 会在人间遇到危险。可我还是来了,我在这里遇到了华裳”,风广陌抬头笑着说,眼神中满满的骄傲,“我爱她,她爱我,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 ,我决定等事情忙完了,带她回去,见见我的妹妹和家人,然后娶她,成亲,之后,天涯海角,她想去哪,我就陪她去”

风广陌看着楼外的美景,畅想着属于自己和华裳的未来,风广陌看着若有所思的少恭 笑着开口,“所以,少恭去追随自己的心,不就行了吗?恩”

听完风广陌的一顿肺腑之言,欧阳少恭感觉全身的血液在燃烧,一种迫切激动的心情,在全身流窜,来不及打招呼离开。欧阳少恭闭上双眼,默念几句 ,就离开了。

风广陌看着心急离开的少恭,不由得笑了出来,这恋爱的人啊,真是一言难尽。看着空空的酒壶,以及远去的某人,风广陌想自己该回去成亲。他走下楼,看着在一边忙碌的华裳,眯着眼斜靠在楼梯边,甚是觉得人生圆满了。

这篇主要是风广陌助攻手,展开的一轮轮助攻。另外 ,最近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,借风广陌通通说出来 ,瞬间觉得心情好多了。

现在虽然凌晨一点了,但心情好的不得了啊😊。

上周完成了一篇粉丝点梗,这周的粉丝点梗的内容是苏兰的吃醋和美救英雄梗,有一个想法,可以把这两个梗放在一起写 ,大概四天会写完(这周上课作业有些麻烦,会尽量更的)。

然后也会不定期的更新重生和苏兰之日常,重点标注,苏兰的点梗有可能不会有肉,我开一次车真的要憋好多天的😂

粉丝点梗 越恭之结婚纪念日 全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01991004562954
我已经把这篇文章更完了,千言万语都在这里面,希望各位慢慢观看,谢谢。上面的链接点不开,我会在评论中发出,评论中的链接是可以点开的。

如果,还有的小伙伴点不开,可以直接搜我的微博:F君疯子,谢谢

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,切勿艾特真人,谢谢!

粉丝点梗 越恭之结婚纪念日中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01279847683519
别打死我,我还是纯洁的宝宝。链接发在评论里了,还是点不开的,去我微博F君疯子,谢谢!

我迷恋的所有CP

等我把重生写完 ,答应你们的梗写完。 我要给我所有喜欢的cp,都写一篇文。

我大致列举下,越恭,苏兰,德哈,瓶邪,福华,楼诚,贺红等等,一时脑海中想的不是很全。

但我会尽力写的😂,尽力改变自己的渣文笔。